季影

民国原创语c
地点于北平 (北京)时间1933年。
这是二宣。群号:721203924
手机党群号走评论。
不禁图,最好不要发黄豆和语音,
人设三日不交很抱歉飞机票送给您。
可设外国籍,所以……老板很想要一个斯拉夫小伙子ummm……你懂吧。
——————————————————
民国二十二年,
新年伊始,北平街头正被营造出欢天喜地热闹非凡的样子。商家挂起廉价的红灯笼、劣质彩旗,打着折扣的招牌试图吸引街上零散的行人。
“日本鬼子打进山海关了!哎先生!来份儿报纸吗?今儿的内容可丰富极了!”光着双脚还在寒风中发抖的少年抱着一叠报纸,递给对方一份,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衣冠楚楚的男人。
男人没接报纸,笑了笑摇头走开了。
“报纸!有没有人要买报纸?”少年奔走着,呼号着报纸上的标题——他仅仅认得这几个字。
行人窃窃私语着,有的听见少年的呼号义愤填膺的攥了攥拳头;有的不紧不慢抿了口茶水要了份儿报纸慢慢看;有的……
茶水铺这时候本该是旺季(谁不愿意在大风天来杯热乎乎的香片茶暖暖身子呢?),此刻也只是零零散散坐了几个人,茶铺的年轻老板都有点倦怠的仰在椅子里。
“日本鬼子可都打进山海关了呐。”“把你那心搁肚子里吧。咱北平城向来是皇城,城墙和丘八们都硬着呢。想当年……”“您老别说庚子年那事儿。那都多咱的事儿了?小日本赶明儿没准就打到天津了!那可不远了!”
茶铺里那个年轻客人眼瞅着就激动了起来,茶盏被重重的砸在桌上,咣的一声引来了老板。
年轻老板微微弯着腰,有点担忧的四下打量着,然后指了指墙上的纸条:“诸位!莫谈国事!莫谈国事!”
中年茶客又陷入了沉默,胡子早已花白的老头起身给老板道歉,只有年轻人还一脸不忿的忍着怒气。
这些事常见,随便走进一个北平的茶馆或者茶铺里没准都有这样那样的争执。
据说,前几天还因为谈了什么掉了脑袋呢!
您呐,可小心着点。

这个群真的贼好。信我!一起来啊。

驭将才:

欢迎加入京华烟云·民国语c,群聊号码:721203924
新群特权人设有p就过
——————背景——————
民国二十二年,
新年伊始,北平街头正被营造出欢天喜地热闹非凡的样子。商家挂起廉价的红灯笼、劣质彩旗,打着折扣的招牌试图吸引街上零散的行人。
“日本鬼子打进山海关了!哎先生!来份儿报纸吗?今儿的内容可丰富极了!”光着双脚还在寒风中发抖的少年抱着一叠报纸,递给对方一份,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衣冠楚楚的男人。
男人没接报纸,笑了笑摇头走开了。
“报纸!有没有人要买报纸?”少年奔走着,呼号着报纸上的标题——他仅仅认得这几个字。
行人窃窃私语着,有的听见少年的呼号义愤填膺的攥了攥拳头;有的不紧不慢抿了口茶水要了份儿报纸慢慢看;有的……
茶水铺这时候本该是旺季(谁不愿意在大风天来杯热乎乎的香片茶暖暖身子呢?),此刻也只是零零散散坐了几个人,茶铺的年轻老板都有点倦怠的仰在椅子里。
“日本鬼子可都打进山海关了呐。”“把你那心搁肚子里吧。咱北平城向来是皇城,城墙和丘八们都硬着呢。想当年……”“您老别说庚子年那事儿。那都多咱的事儿了?小日本赶明儿没准就打到天津了!那可不远了!”
茶铺里那个年轻客人眼瞅着就激动了起来,茶盏被重重的砸在桌上,咣的一声引来了老板。
年轻老板微微弯着腰,有点担忧的四下打量着,然后指了指墙上的纸条:“诸位!莫谈国事!莫谈国事!”
中年茶客又陷入了沉默,胡子早已花白的老头起身给老板道歉,只有年轻人还一脸不忿的忍着怒气。
这些事常见,随便走进一个北平的茶馆或者茶铺里没准都有这样那样的争执。
据说,前几天还因为谈了什么掉了脑袋呢!
您呐,可小心着点。

Якоря(锚) 1 叶喻

  船长x作家

因为船从俄罗斯海参崴出港。所以大部分俄语百度来的。有错请指正੭ ᐕ)੭*⁾⁾

1

船体破开宛如刀刃的浪花,风卷着船帆,挥动在深蓝色天幕下,宛如女人的宽袖迎风。

海水缓缓地呼吸着,平日里的放肆张扬这会儿都收了起来,颇有点暴风雨前平静的氛围。

有人站在甲板上,他叼着的烟晃晃悠悠的落下烟灰,星星点点的红色光亮宛如彗星坠落,成为灰色的粉末。




喻文州坐在隔舱里,觉着闷,打算出来透透气,一眼就瞄着了这一幕。

他很惊讶。

他以为在这艘船上,亚裔面孔除了他恐怕就找不出第二个。亚洲人保守,懒得冒险。哪还乐意跟着这么艘船在太平洋上晃晃悠悠,走到哪个港口算哪个?

巧的是这还真有第二个。




“Привет?(你好?)”喻文州拽了拽衬衫,有点局促不安地凑上去寒暄,脸上是他最擅长的温和的微笑。不至于热情但也算不上冷落。

对方扬了扬眉角,看到喻文州的确也让他很惊讶。柔软的黑发和一双黑色的眼睛,很难想象在这样的海域,在俄罗斯启程的货船上,有这样的人。

他含糊着应了一声,也没特别热情。好看是好看,但毕竟喻文州的样子一看就像在打什么主意,他还是没把十分心思都放在这场寒暄上。

喻文州还是那么笑着,心里倒是有点好笑,心想自己还是太唐突了。这么想着,垂了垂眼帘,在本子上写了两笔,再次提起话题:“Где ты?(你是哪里人?)”

那人还叼着烟卷,微不可察的笑了笑。眼尾扫着喻文州,带着愉快的尾调:“китайцы.(中国人。)”

喻文州又记了两笔,结果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回复。

他垂眸笑了笑,睫毛遮住了眼睛里的满天星斗:“我也是。喻文州,幸会。”

“叶修。”

猛然醒悟我的沧衡似乎拖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黄/王喻·随手片段

*随手写个片段

*黄少天视角

*cp洁癖勿入……

舞,舞,舞。

洗的发白的队服放在屋子里,你穿着正式的西装轻点脚尖在舞池,寻找那个你希望共度春宵的人。

眉眼勾起柔和的弧度,轻佻的表情随随便便就拿出来勾引人。

哟,这不是杰希吗?

你开口,好看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说了你今晚第一句话。他眯了眯眼睛,似是很满意你的表现,也很不满你的太过主动。

哟,这不是喻队吗?

他说,不动声色的把你的手扒拉下来,攥住你手腕。

你们谈笑风生的愉快。

等舞会结束后你会怎么样?

我知道。你将会在夜晚进入他的房间,跟他春宵一度,或者几度。

眯着眼睛哭着求他,被他压在身下不断求饶。

他喜欢,所以他也想和你做。

他是你唯一的床伴,你不是他唯一的床伴。

我看着你呢,喻文州。

你和他,我都看着呢。喻文州。

———————————————————————
这浏览量怕是假的。不给小红心要闹x

有人画了!!可以说是十分开心了!!

一只千年疯洙:

*重点放在最前面:那是大眼不是老叶!请各位同志看眼睛认人(鞠躬

*字丑ooc 跪着求原谅x

瞎画完之后简直丑到哭泣,对不起我鱼对不起眼父。王喻队服互换脑洞来源:http://jiying583.lofter.com/post/1ead2179_10783e33

最后再来艾特一下脑洞作者 @季影  望不嫌弃

【叶蓝】风烟成烬(全)

100粉点文,

这个小可爱点的叶蓝分手又复合。   @殷墟

爱若执炬迎风,
炽烈而哀恸,
诸般滋味皆在其中,
韶华宛转吟诵,
苍凉的光荣。 ——《不老梦》

01

许博远直到看见黄少天跟叶修认认真真表白的时侯都是懵的。他很清楚叶修的魅力有多大,因为他自己就是不知不觉沦陷的。

他也清楚黄少天的魅力有多大,大到他从开始玩荣耀就再也没有换过偶像。

怎么面对这两个人他还没想好。

他和叶修在一起没多久。是他表的白不错。他就是喜欢啊,喜欢还不说那也太憋屈了。他当时抱着这么个心思去表的白。结果叶修答应了,很风轻云淡的。

他无数次的想问他为什么这么淡定,终究只是这几个字在唇齿间转了又转变成了晚上吃什么或者早上吃什么。

02

黄少天发誓这是他最衰的一天。玩个真心话大冒险,选大冒险结果被张佳乐要求去跟叶修表白。

妈个鸡张佳乐你真狠,这样队长也不开心小蓝也不开心。下次我一定让你完蛋……

黄少天抱着赴死的心思去跟叶修表白。

“那个老叶,我跟你说,我喜欢你。”

黄少天说完在心里骂了张佳乐百八十遍。

叶修是懵逼的,woc黄少天不是喜欢喻文州吗?woc我有我家小蓝啊。

叶修咳了一声:“那个少天儿啊,我不喜欢你啊。”

张佳乐已经笑疯了。

03

许博远一直闷在公会的工作室里,给叶修发了最后一条短信:“叶修,分手吧。”

然后搬回了自己的家。

他真的怕,怕叶修答应,怕自己慢了一步,怕自己会被狠狠在心上捅一刀,怕伤害任何人。他觉得这样多好,成全大家。

喜欢就喜欢,早晚会不喜欢的。

他是这么想的。

04

叶修听张佳乐说了前因后果一晚上盯着霸图的boss抢,看见张佳乐的小号就杀上个三四回,然后他就收到了短信。

……我靠。

小心翼翼措辞发过短信。

“博远啊……怎么要分手?”

“博远,哥想你了。”

“小蓝啊……别闹了啊,快回来。哥等着你呢。”

“许博远,你人呢?”

没有回应,他有点疲惫的点开荣耀上的好友蓝桥春雪又发了一遍。

他不知道许博远是不是看到了那件事。

那只是个误会啊。

05

许博远消息都收到了。

没理。

全都屏蔽屏蔽。

糖衣炮弹甜言蜜语糊弄人的玩意……都是魔鬼魔鬼,不管不管……

他开始给自己洗脑,真怕一个心软就回复了叶修。

06

叶修有点方了。

他找喻文州去问许博远的消息。

喻文州说帮他看看,而且答应他一定会好好收拾黄少天这次给他惹的麻烦。

叶修没办法。

那天他不是淡定啊,那天他可是慌张的连嘲讽都使不出来了。

07

喻文州去工作室的时候许博远不在,他为了收拾黄少天的残局,只好让春易老把许博远带到他的办公室里去。

喻文州很绝望。张佳乐前辈也太会搞事了吧……

他这么想着,门就被轻敲了两下。

08

许博远很迷,出去吃个午餐回来就被召唤到喻文州的办公室去这种事也太诡异了。当然他能想到这是叶修的手腕。

站在办公室门口他犹豫着敲了门。

“喻队。找我有事吗?”

他压下不稳的气息,看着坐在桌子前一脸无奈的喻文州,心里比他更无奈。

“没什么。就是叶神他拜托我一件事……”

“抱歉喻队,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分手了。”

喻文州说的慢,许博远吸了吸气,干脆利落的回答他。眼神很坚定的看着他。这倒是让喻文州有点愣怔。

“好。那你去吧。”

喻文州无奈,让他回去。

关上门那瞬间,电脑屏幕上的叶修眉毛蹙成一团,凝重的好像遇到了世界上最大的难题。

喻文州耸肩:“叶神,这我没办法了。”

09

许博远倚在门板上,叹了口气。

差点就说不出来了。
他在想如果喻队说的不是这件事的话,他会尴尬到钻地缝的。

其实他也有点想叶修了。

但是他还是想,

要成全黄少和叶神才对。

10

叶修很方。他已经订了G市的机票。

早知道他就在G市定居了。

非要拉着许博远在H市果然还是不靠谱,对方想走就走。

拦也拦不住。

11

许博远是个很犟的人。

硬生生任叶修发了多少条消息都一个字没理。

叶修上小号抢boss他都躲着。让别人带团去,自己领着其他团刷副本。

春易老理解他,也就随他。

许博远觉得蓝雨真好啊,幸好自己在蓝溪阁。

12

叶修坐在飞机上的时候有点绝望。

蓝雨可能不让他进。

看来还需要心脏接应啊。

13

叶修到达是喻文州接应的。

“喻队专门来接啊?”

“这不是叶神要求的嘛。”

两个心脏都在计划实行中笑了笑。

14

许博远看到叶修是懵逼的。

对方站在他面前,脸上还挂着汗水,白T恤还是他走的时候那件,头发有点乱,整个人都气喘吁吁的。

叶修看见他特开心,一把搂住了他。

“博远博远……我真的很想你。”

叶修把头埋在他肩颈里的时候这么说。

许博远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哭。可能是因为叶修真的喜欢他吧。

他才知道。

15

叶修特别无辜无奈一脸懵逼的跟许博远讲前因后果,这是个误会云云。

许博远看他这么真诚,再加上喻文州也有确认,好不容易相信了,哼哼唧唧也就不追究了。不过心里对张佳乐的印象又低了一分。

ummm这什么人呐。

16

许博远又回H市了,虽然行李这么老搬来搬去的怪麻烦,不过谁叫叶修不愿意住在G市呢。许博远就任他去吧。

谁叫他就是喜欢叶修呢。

17

说起来为什么我表白的时候你那么淡定,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

唉…博远呐,我那不是淡定,那是到手了太兴奋说不出话啊。

……那你说句喜欢我会死吗。

嗯。最喜欢许博远了。不对,最爱许博远了。

////叶修!!

【周江】头发

我知道很短……

100粉点文的产物。

这个小可爱点的 @无崖-时光复刻

周泽楷头发比上很多职业选手(乐乐不算……)来说算是很长的了。

夏天又热,空调不太管事,一天下来头发都一绺一绺的贴在脸上,黏黏腻腻的让他都不想训练想直接跑回宿舍躺在满是水的浴缸里。

当然只是想想。

其他的他还不敢。比如剪短头发或者不训练。

长头发有长的好处。比如每次他洗完头发都会黏着江波涛给他吹。美其名曰吹的干一点。其实就是为了黏一会江波涛。

周泽楷头发湿哒哒的出来,走两步就扑到玩手机的江波涛身上。

“吹头发……”周泽楷用头蹭着江波涛的领口,洇出一片水渍,空调一吹凉透了江波涛皮肤。江波涛抖了抖。

“小周你别拿头发蹭我……都湿了。”江波涛把他头推开,放下手机准备去拿吹风机给他吹干净,不然空调就得把他吹生病。

周泽楷从背后拿出吹风机,一双眼睛亮亮的看着江波涛,一张好看的脸让江波涛根本生气不起来。

“小周坐好了。”江波涛无奈,接过吹风机插上电,拍拍还在自己肩颈处毛茸茸的头。

“嗯好。”周泽楷坐的特别端正如果忽略江波涛是坐在他腿上这件事,坐姿可能比小学生不逊色多少了。

江波涛无奈,一边给他吹着一边揉揉他头发保证均匀受热,每处不落。

“小周你又不是自己吹不了。”

“江吹的舒服。”

【韩叶】就是糖要什么题目

算是两人退役后的一天纪实。

就是喜欢这种霸道不足,温柔有余的老韩。

100粉点文的时候,这个小可爱点的退役日常。 @江间

ooc,ooc,ooc

韩文清有早睡早起的习惯。常常是韩文清趁着六点多正早着买了早餐留给叶修一份然后去霸图上班。

然后一两个小时之后叶修晃晃悠悠起来。穿着睡衣趿着韩文清的拖鞋,顶着一头乱七八糟不知道是经历了台风还是海啸的头发啪叽坐在餐桌前,眯着没睡醒的眼睛开始吃豆浆油条。

有点凉了啊。

他嘟囔着嚼吧嚼吧咽下去。然后随便收拾两下就开了电脑。开始他从早上十点一直到凌晨三四点钟的荣耀之旅。

韩文清中午回来就又是叶修端端正正跟小学生一样在椅子里玩荣耀。脱了外套拿走他嘴里的正丝丝缕缕冒着气的烟。

“还抽?天天玩小心眼睛。”韩文清皱了皱眉毛,从抽屉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塞他嘴里,“拿糖替着吧。”

叶修没空看他,倒是嘴上依旧不饶他,叼着棒棒糖呜呜咽咽:“我说老韩别那么讲究嘛。诶我跟你说今天霸图收获不好哦。”

韩文清没搭茬,揉了揉眉心:“今天中午还想吃饭吗?”

叶修有点方,谁叫韩文清是厨娘:“吃吃吃啊。老韩我错了你做饭吧……”

韩文清很满意,虽然他看到围裙的时候脸还是不由自主的黑了一下。叶修前几天买的新围裙。粉粉嫩嫩猫形小厨娘样式的。

韩文清端上餐桌的两菜一汤很丰盛,都是叶修喜欢的菜式。还混进了一道Q市海鲜汤。

韩文清没叫叶修,走进书房拔了插销,就拽着叶修吃饭:“别玩了。吃饭。吃完再去。”

叶修内心戏可多,最后化作了一句无奈的叹息:“老韩你管的好严……你又不是张新杰……”

“老韩这什么海鲜啊……”

“蛤蜊。”

“不是花蛤(ga三声)吗?”

“好好吃饭。”

吃完就是韩文清收拾碗筷盘子,叶修瘫沙发上餍足的拍拍肚子,嚼上两个健胃消食片。偶尔在对方洗筷子的时候抽上两口烟,被韩文清发现后一顿好说教。

韩文清下午也是窝在家里的。俩人一人一台电脑,难得和谐。韩文清一边做着工作,一边监督叶修有没有抢霸图的boss。

睡觉韩文清是保持着十点准时。毕竟霸图工作的时间挺早的。

三四点钟韩文清醒了看见叶修在电脑前屏幕还亮着光,怕他看坏了眼睛,熬坏了身子。不由叶修说,关了电脑,揽着叶修就进了被子。

“睡觉吧。”

“老韩你不讲道理……我抢boss呢……”

“我说睡觉。”

“好好好。睡觉。”

【叶黄】官方搞事,最为致命

100粉点文来着。
这个小可爱要的唱见叶和舞见黄 @若说南城
一句话王喻

搞事的最高境界就是这俩大佬吧。

那天君莫笑和夜雨声烦两个大佬刷新了粉丝们的世界观。
啥?

他俩要合作?

官方确定了这次活动的真实性。

然后……

微博就炸了。

刷着微博却卡了手机的黄少天摸了摸鼻子,看了眼旁边的喻文州:“文州,君莫笑是不是那种特别厉害的唱见啊?我微博都被刷爆了。还有啊,他们都吐槽为什么我不跟你合作,所以你为什么要跟那个什么王不留行一起来啊?比我好吗?”

喻文州清了一下自己也快被刷爆的微博,特别有理有据地说:“那是因为王不留行是个唱见。我们打算合作一首歌的。君莫笑?是圈里很有名的大神。”

黄少天撇了下嘴,特别不满:“可是我跟他不熟啊。一点默契都没有诶!他还得来咱们这排练!真是麻烦死了。再说他那么大佬怎么还同意跟我合作啊。现在大佬都喜欢找小透明玩嘛?”

喻文州无奈的抬头笑笑,然后一边找合适的歌一边跟他说:“你还以为是几年前咱俩刚入驻b站呢?哪次你的视频里不是刷了满屏的‘腰玩年’之类的?”

黄少天绝望的倒下去,似乎是并不打算在十分钟后出门迎接某位唱见大爷:“文州州我不去了。你跟他熟你去呗。反正你也要去接那个什么王不留行,一起接回来算了。好不好?”

“不好。杰希他是另一个机场的。”

然后黄少天还是去了。漫不经心的举着张小纸条“君莫笑”。然后就低头刷微博,看着一群刷99的心里冷笑。

叶修一出门就瞅见那张纸条和金毛埋在帽子里的黄少天。

“知名舞见夜雨声烦大大,节奏大师玩得可还顺心?”他抻了抻黄少天用胳膊夹着的纸条。

“挺好的。我跟你说这玩意了。我手速倒还跟得上。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夜雨声烦还有啊你别拽那纸条,我等着接人呢。说的就是你……诶你谁啊。”黄少天打出最后一个perfect,抬头一脸茫然。

叶修庆幸自己还有一只耳朵塞着耳机。在心里吐槽一下黄少天怎么这么毫无防备。然后用手点了点他胳膊上的纸条:“你等的夫君。”

“哦你就是那个该……厉害的君莫笑啊。咳,什么夫君啊我说。你是不是有妄想症啊喂。真是的。”黄少天嘴上从来不饶人,听见这么一句夫君更是炸毛,刚想说该死的君莫笑结果看对方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就把话收了回去。

叶修倒也知道他这破态度哪来的,好好盘算着让喻文州怎么补偿自己,他可是帮喻文州找来了王杰希呢……

叶修有点心疼自己的耳朵。

“啊对了去我们那排练可以吧?我听文州说你认识他啊?他还说中午请你去吃饭呢?诶你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没我告诉他啊。我们这好吃的可多了。叉烧包奶黄包水晶虾饺豉汁凤爪鸡蛋腊肠菠萝包老婆饼炒河粉……”黄少天掏出手机一边告诉喻文州他接到了。一边回头看了眼后面耷耷拉拉晃晃悠悠的叶修。

叶修一边左顾右盼,一边不在意的哼哼两声随便。

其实手底下已经告诉喻文州请他一顿好的了。

黄少天觉得答应叶修跟他合作真是个错误。叶修选的能累死他。

作为一个好舞见,他的职业素养告诉他一定要撑住。

叶修觉得这么排练下去也挺好的。至少比他在B市自个准备好多了。

黄少天的舞蹈很有感染力,饶是叶修都很喜欢看。动作做的洒脱好看,手长脚长的做起动作来总让他觉得很适合。像是以前,看到哪个舞见跳这些动作他都不会觉得有多好看。

或许也可以说,黄少天做什么动作他都很喜欢。

单单是黄少天这个人,他就很喜欢。

叶修跟喻文州这么说的时候,喻文州笑了笑,特别温(心)和(脏)。他说可以啊,那你们表演完你就表白呗。

叶修说我不敢啊,再被打一巴掌说是基佬多不好。

喻文州说你就大胆去吧,你看我都表白了你这么666的人他能讨厌吗?哦还有啊,那个少天已经是你的小迷弟了。应该没事吧。

叶修说行啊,你得帮我。不然我拉你下水,你也要完。

黄少天跳的累死累活下场正换衣服,叶修就进来了。作为一个混b站的人,他就是再直,思想也有点弯了。

叶修进门就倚着墙看他,也没说话,就看着黄少天脱外套。

黄少天耳尖红了红,没再往下脱:“不是我说你啊,老叶你在这干嘛。赶紧赶紧出去,我要换衣服了。不是你还想看怎么着?耍流氓啊我说你!赶紧赶紧的你出去啊倒是!”

叶修扬了杨眉无辜得很:“都是男人。你怕什么呢?怕我上了你啊?”

黄少天突然没理由了……

他轻咳一声转过身去继续脱。

叶修没动静。就那么看着黄少天脱,脱到就剩里面的T恤。

叶修也有点脸红。他觉得这么羞着也不行。

等他换好,叶修的手就搭上他的肩膀。

“诶我说,夜雨声烦大大身材很好嘛。”

“废话。我是靠身材吃饭的诶!不然能跳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动作吗?”

“嗯。可不嘛。有没有兴趣继续合作啊?”

“这次又合作什么啊?跟你合作我觉得我腰都疼!还有腿啊胳膊啊都疼。”

“嗯,这次合作,腰会很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