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廪。

【叶喻】DNA(如何向暗恋之人表达心意)4-6

·被同学荼毒灵魂后觉得这歌很好听x(原唱BTS,网易云有。名字就是DNA。)

·前文点头像

·一个假装很虐的甜文。中篇。

·ooc就三个字,我只说一遍。

·大概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他俩互相暗恋,但是他俩不知道。

·复健产物,文笔辣鸡。写给自己看因为没人看。

4

       喻文州手不知道往哪放,揣进休闲裤的口袋里,散散的站着听王杰希在旁边和联盟专车的司机打电话。

       他今天穿的私服,简单的白体恤,黑色阔腿裤。B市近日风大,热浪卷进他的衣服里,松散的衣服被风灌的鼓起来,显得他身形削瘦,站姿劲拔。

       叶修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他烟叼在嘴里,吸了两口想拿下来都不知道怎么拿。

       B市阳光热辣辣的,喻文州的侧脸被镀上了一层自然的金箔。眉目很淡,眼神飘忽,不知又在想什么,缓缓的垂下了眼睫。

       叶修总算知道喻文州那么多颜粉是怎么回事了。

       他一直没有好好看过喻文州。每次比赛见面不过匆匆看上几眼,大家的心思都在比赛上,长得好不好看也就那么回事儿。

       所以最初吸引他的只是喻文州的个性。仔细一打量,喻文州的长相的确是他喜欢的样子,好像是上天安排他爱上喻文州一样。

       他俩各有各的打算,谁心里也没有王杰希和黄少天现在所担心的事。

5

       机场和训练基地足足隔了一整个B市。而联盟的车始终不到。

       “老王,现在怎么办……” 黄少天晒的已经蔫了,话都不想说太多。

       王杰希把手机揣进口袋,揉了揉眉心,沉吟许久才道:“打车走吧。联盟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新司机。”

       黄少天应着去拎行李,喻文州却正出神没动静。

       王杰希越过喻文州拿他行李箱,拿过来还要拍下他肩膀:“文州?走了。”

      喻文州一晃神看向他,半天没搞明白状况,就愣愣地跟着王杰希走。

       王杰希拿着喻文州行李箱,很自然的递给了叶修。叶修一手拽着他行李,一手自然的搂上喻文州肩膀:“文州啊,我是领队,你是队长,以后合作愉快啊。”

       他力度不重,单纯是一个环抱的动作,喻文州就僵在了他怀里。然后他低眉顺眼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叶修。

       “文州啊,你心情不好?”叶修感觉到了他的僵硬,心里懊恼着把手撤了下来,看他不大乐意的样子不觉放柔了声调。

      喻文州又松了口气,抬眼去看叶修,把眼里的慌张掩盖的一丝不露:“没有。我经验不足,以后烦请叶队多多指教。”

       黄少天和王杰希都尽力走得快。连黄少天这样的话痨都安安静静的窃听着后面两个人的交流,连王杰希这样不喜欢掺和别人闲事的人都在给他俩创造机会。

       这么拼不是为了让他俩在后面打官腔的啊!

       黄少天这么愤愤的想着。

6

       机场这边出租车很多,略略扫过去有不知道多少个公司的车都停在门口等着揽客。

       因为他俩行李不少,所以四人打了两辆车,王杰希拽着黄少天就上了一辆。

       喻文州没办法再说什么,跟叶修一起坐在了另一辆的后座上。

      喻文州不敢看叶修,偏过头去看B市的风景。今天B市天气好,冷色调的高楼大厦明晃晃的映进他眼里,几近的外部装修愣是看出不同的风情。

      叶修斜靠着着车门瞄喻文州,看着看着走了神想起不少往事。他是B市人,对这座城市的印象深刻且难以忘怀。他对H市也怀有感情,只是一码归一码,故乡和外地当然没法比较。

       B市的风景他看了很多年,没觉得有什么新意,最多是建了不少灰蒙蒙的高楼而已。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喻文州看的这么起劲儿,于是便把目光也转到外面的景色上。

      世界是金灿灿的,明晃晃的。一切都很明朗,充满了希望。

      喻文州在他的右手边笑着,金灿灿的阳光盛满了他的眼睛。

      真好看啊。叶修想。

这儿燕廪,辣鸡文手。超长的弧。

文不定时更新,随缘(。)

【叶喻】DNA(又名如何向暗恋之人表白心意)1-3

·被同学荼毒灵魂后觉得这歌很好听x(原唱BTS,网易云有。名字就是DNA。)

·一个假装很虐的甜文。中篇。

·ooc就三个字,我只说一遍。

·大概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他俩互相暗恋,但是他俩不知道。

·粤语百度翻译的(。)我一河北人搞不来(。)有错请指出谢谢。

·复健产物,文笔辣鸡。

·我好多废话(。)还是直接看吧(。)

0
“血管中的DNA告诉我,我一直寻找的人就是你。”

1
     “好热呀——文州你都唔热呀——”黄少天仰倒在练习室的椅子里黏黏糊糊的用粤语对旁边的喻文州说。练习室的空调好巧不巧坏了,练习这段功夫汗水已经出了一手一胳膊,衣服都黏糊糊的。

      喻文州此时拿着手机打别踩白块儿正打到关键处,模模糊糊嗯了一声作罢没理他。

      黄少天不依不饶的凑过去看他玩游戏。其人的手指轻飘飘的划过屏幕,骨节分明,手腕上的血管因为专注微微突出。

      两万金币的价格,曲子的速度不会让人失望。而以喻文州的手速,堪堪打到了两星就手忙脚乱,错开了两个滑块。

      “啊,又死了……” 他叹息着,把手机搁在桌上,手机屏幕没来得及息屏,上面是明晃晃的两颗星星和几行字——“420 野蜂飞舞 新纪录”。

       黄少天看这曲子,咋了咋舌,偏生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你同叶修点呀?”

       “冇咩事。” 喻文州若无其事的动了动手指,拿起手机来重新又一次。

       黄少天看他若无其事反而更担心,接着道,说的快了也不用粤语了:“文州啊。你这么单恋叶修他知道吗?我说真的,你要不换个人喜欢?你喜欢他多少年了啊?值得吗?”

       喻文州手下一错,分数停在了20分。

       他皱了皱眉,把手机扔在一边,黏黏糊糊不清不楚的说:“啊,死了。”

      “我不记得。应该很久了。我觉得很值。少天你不懂的。”

      “我是不懂,我要是叶修,做梦都能笑到醒过来。你太痴情了。。”

2

      喻文州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叶修的呢?

      记不太清了。

      暗恋是艰难苦痛的,回忆是水汽迷离朦胧的。

      他只记得每次和叶修打完之后下场,叶修都叼着烟。
      从嘉世队服到今年他看到的兴欣队服,叶修都是叼着烟倚着选手通道的墙面。

      灯光有一半照亮了他的路,而叶修站在黑暗里,冲他笑。

       他迷迷糊糊的做了个梦,叶修在梦里跟他拥抱,然后叶修像恋人一样亲昵的吻他的耳边,跟他耳语。

       甜甜蜜蜜的梦,他身处梦中而不自知,窃窃勾起了嘴角。

       他惊醒在清晨,看着整整齐齐的宿舍和收拾好的行李箱,他有些慌张的想起,今天下午就要见到叶修了。

      世邀赛会有多煎熬呢?

      平日看不见叶修都还好,要是人就在面前,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了。

       就像是爱一个人会成为习惯,爱而不得太久会积累成沉疴。

3

       黄少天跟他一起走下飞机,彼时王杰希和叶修已经等着他们了。

       他俩挥挥手打个招呼就下了飞机,黄少天拽着喻文州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两人面前。

      喻文州的手汗津津的,黄少天拽着他的手,是湿漉漉的。

      黄少天凑他耳边悄悄道:“你紧张什么啊?文州?你手好多汗。”

      喻文州拉着他下去,然后讪讪的收回了手。

      叶修在底下看着黄喻二人又是拉手又是耳语的,扬了扬眉梢,心里不太好受。不过剑与诅咒两人亲昵的时候多了去了也轮不到他今天追究。

      叶修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他对喻文州的心思就是明明白白的“喜欢”两个字,这让他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喻文州。

      叶喻一向不是什么热门cp,反而黄喻这对隔三差五就能推荐到叶修的微博首页。

      文章描写的栩栩如生,有时候他都觉得他俩真有那么一回事儿了。

      这么想来想去,他想的脑袋乱成一团,恨不得把喻文州那颗心挖出来看看上面写的是谁的名字。

      “老王啊。你看他俩,伤风败俗。” 他作痛心疾首状吐槽。

      王杰希没搭腔,他心里面有数——喻文州喜欢叶修。所以没工夫听叶修吃这老的不行的飞醋。

     “你天天吃他们的醋你还没习惯?”

     叶修想起最近几天微博上下不去的热搜“剑与诅咒  情侣” 。

      “……王大眼儿你真是一剑穿心。”

       王杰希:看透一切. jpg

猛然醒悟我的沧衡似乎拖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黄/王喻·随手片段

*随手写个片段

*黄少天视角

*cp洁癖勿入……

舞,舞,舞。

洗的发白的队服放在屋子里,你穿着正式的西装轻点脚尖在舞池,寻找那个你希望共度春宵的人。

眉眼勾起柔和的弧度,轻佻的表情随随便便就拿出来勾引人。

哟,这不是杰希吗?

你开口,好看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说了你今晚第一句话。他眯了眯眼睛,似是很满意你的表现,也很不满你的太过主动。

哟,这不是喻队吗?

他说,不动声色的把你的手扒拉下来,攥住你手腕。

你们谈笑风生的愉快。

等舞会结束后你会怎么样?

我知道。你将会在夜晚进入他的房间,跟他春宵一度,或者几度。

眯着眼睛哭着求他,被他压在身下不断求饶。

他喜欢,所以他也想和你做。

他是你唯一的床伴,你不是他唯一的床伴。

我看着你呢,喻文州。

你和他,我都看着呢。喻文州。

———————————————————————
这浏览量怕是假的。不给小红心要闹x

有人画了!!可以说是十分开心了!!

一只千年疯洙:

*重点放在最前面:那是大眼不是老叶!请各位同志看眼睛认人(鞠躬

*字丑ooc 跪着求原谅x

瞎画完之后简直丑到哭泣,对不起我鱼对不起眼父。王喻队服互换脑洞来源:http://jiying583.lofter.com/post/1ead2179_10783e33

最后再来艾特一下脑洞作者 @季影  望不嫌弃

【叶蓝】风烟成烬(全)

100粉点文,

这个小可爱点的叶蓝分手又复合。   @殷墟

爱若执炬迎风,
炽烈而哀恸,
诸般滋味皆在其中,
韶华宛转吟诵,
苍凉的光荣。 ——《不老梦》

01

许博远直到看见黄少天跟叶修认认真真表白的时侯都是懵的。他很清楚叶修的魅力有多大,因为他自己就是不知不觉沦陷的。

他也清楚黄少天的魅力有多大,大到他从开始玩荣耀就再也没有换过偶像。

怎么面对这两个人他还没想好。

他和叶修在一起没多久。是他表的白不错。他就是喜欢啊,喜欢还不说那也太憋屈了。他当时抱着这么个心思去表的白。结果叶修答应了,很风轻云淡的。

他无数次的想问他为什么这么淡定,终究只是这几个字在唇齿间转了又转变成了晚上吃什么或者早上吃什么。

02

黄少天发誓这是他最衰的一天。玩个真心话大冒险,选大冒险结果被张佳乐要求去跟叶修表白。

妈个鸡张佳乐你真狠,这样队长也不开心小蓝也不开心。下次我一定让你完蛋……

黄少天抱着赴死的心思去跟叶修表白。

“那个老叶,我跟你说,我喜欢你。”

黄少天说完在心里骂了张佳乐百八十遍。

叶修是懵逼的,woc黄少天不是喜欢喻文州吗?woc我有我家小蓝啊。

叶修咳了一声:“那个少天儿啊,我不喜欢你啊。”

张佳乐已经笑疯了。

03

许博远一直闷在公会的工作室里,给叶修发了最后一条短信:“叶修,分手吧。”

然后搬回了自己的家。

他真的怕,怕叶修答应,怕自己慢了一步,怕自己会被狠狠在心上捅一刀,怕伤害任何人。他觉得这样多好,成全大家。

喜欢就喜欢,早晚会不喜欢的。

他是这么想的。

04

叶修听张佳乐说了前因后果一晚上盯着霸图的boss抢,看见张佳乐的小号就杀上个三四回,然后他就收到了短信。

……我靠。

小心翼翼措辞发过短信。

“博远啊……怎么要分手?”

“博远,哥想你了。”

“小蓝啊……别闹了啊,快回来。哥等着你呢。”

“许博远,你人呢?”

没有回应,他有点疲惫的点开荣耀上的好友蓝桥春雪又发了一遍。

他不知道许博远是不是看到了那件事。

那只是个误会啊。

05

许博远消息都收到了。

没理。

全都屏蔽屏蔽。

糖衣炮弹甜言蜜语糊弄人的玩意……都是魔鬼魔鬼,不管不管……

他开始给自己洗脑,真怕一个心软就回复了叶修。

06

叶修有点方了。

他找喻文州去问许博远的消息。

喻文州说帮他看看,而且答应他一定会好好收拾黄少天这次给他惹的麻烦。

叶修没办法。

那天他不是淡定啊,那天他可是慌张的连嘲讽都使不出来了。

07

喻文州去工作室的时候许博远不在,他为了收拾黄少天的残局,只好让春易老把许博远带到他的办公室里去。

喻文州很绝望。张佳乐前辈也太会搞事了吧……

他这么想着,门就被轻敲了两下。

08

许博远很迷,出去吃个午餐回来就被召唤到喻文州的办公室去这种事也太诡异了。当然他能想到这是叶修的手腕。

站在办公室门口他犹豫着敲了门。

“喻队。找我有事吗?”

他压下不稳的气息,看着坐在桌子前一脸无奈的喻文州,心里比他更无奈。

“没什么。就是叶神他拜托我一件事……”

“抱歉喻队,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分手了。”

喻文州说的慢,许博远吸了吸气,干脆利落的回答他。眼神很坚定的看着他。这倒是让喻文州有点愣怔。

“好。那你去吧。”

喻文州无奈,让他回去。

关上门那瞬间,电脑屏幕上的叶修眉毛蹙成一团,凝重的好像遇到了世界上最大的难题。

喻文州耸肩:“叶神,这我没办法了。”

09

许博远倚在门板上,叹了口气。

差点就说不出来了。
他在想如果喻队说的不是这件事的话,他会尴尬到钻地缝的。

其实他也有点想叶修了。

但是他还是想,

要成全黄少和叶神才对。

10

叶修很方。他已经订了G市的机票。

早知道他就在G市定居了。

非要拉着许博远在H市果然还是不靠谱,对方想走就走。

拦也拦不住。

11

许博远是个很犟的人。

硬生生任叶修发了多少条消息都一个字没理。

叶修上小号抢boss他都躲着。让别人带团去,自己领着其他团刷副本。

春易老理解他,也就随他。

许博远觉得蓝雨真好啊,幸好自己在蓝溪阁。

12

叶修坐在飞机上的时候有点绝望。

蓝雨可能不让他进。

看来还需要心脏接应啊。

13

叶修到达是喻文州接应的。

“喻队专门来接啊?”

“这不是叶神要求的嘛。”

两个心脏都在计划实行中笑了笑。

14

许博远看到叶修是懵逼的。

对方站在他面前,脸上还挂着汗水,白T恤还是他走的时候那件,头发有点乱,整个人都气喘吁吁的。

叶修看见他特开心,一把搂住了他。

“博远博远……我真的很想你。”

叶修把头埋在他肩颈里的时候这么说。

许博远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哭。可能是因为叶修真的喜欢他吧。

他才知道。

15

叶修特别无辜无奈一脸懵逼的跟许博远讲前因后果,这是个误会云云。

许博远看他这么真诚,再加上喻文州也有确认,好不容易相信了,哼哼唧唧也就不追究了。不过心里对张佳乐的印象又低了一分。

ummm这什么人呐。

16

许博远又回H市了,虽然行李这么老搬来搬去的怪麻烦,不过谁叫叶修不愿意住在G市呢。许博远就任他去吧。

谁叫他就是喜欢叶修呢。

17

说起来为什么我表白的时候你那么淡定,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

唉…博远呐,我那不是淡定,那是到手了太兴奋说不出话啊。

……那你说句喜欢我会死吗。

嗯。最喜欢许博远了。不对,最爱许博远了。

////叶修!!

【周江】头发

我知道很短……

100粉点文的产物。

这个小可爱点的 @无崖-时光复刻

周泽楷头发比上很多职业选手(乐乐不算……)来说算是很长的了。

夏天又热,空调不太管事,一天下来头发都一绺一绺的贴在脸上,黏黏腻腻的让他都不想训练想直接跑回宿舍躺在满是水的浴缸里。

当然只是想想。

其他的他还不敢。比如剪短头发或者不训练。

长头发有长的好处。比如每次他洗完头发都会黏着江波涛给他吹。美其名曰吹的干一点。其实就是为了黏一会江波涛。

周泽楷头发湿哒哒的出来,走两步就扑到玩手机的江波涛身上。

“吹头发……”周泽楷用头蹭着江波涛的领口,洇出一片水渍,空调一吹凉透了江波涛皮肤。江波涛抖了抖。

“小周你别拿头发蹭我……都湿了。”江波涛把他头推开,放下手机准备去拿吹风机给他吹干净,不然空调就得把他吹生病。

周泽楷从背后拿出吹风机,一双眼睛亮亮的看着江波涛,一张好看的脸让江波涛根本生气不起来。

“小周坐好了。”江波涛无奈,接过吹风机插上电,拍拍还在自己肩颈处毛茸茸的头。

“嗯好。”周泽楷坐的特别端正如果忽略江波涛是坐在他腿上这件事,坐姿可能比小学生不逊色多少了。

江波涛无奈,一边给他吹着一边揉揉他头发保证均匀受热,每处不落。

“小周你又不是自己吹不了。”

“江吹的舒服。”

【韩叶】就是糖要什么题目

算是两人退役后的一天纪实。

就是喜欢这种霸道不足,温柔有余的老韩。

100粉点文的时候,这个小可爱点的退役日常。 @江间

ooc,ooc,ooc

韩文清有早睡早起的习惯。常常是韩文清趁着六点多正早着买了早餐留给叶修一份然后去霸图上班。

然后一两个小时之后叶修晃晃悠悠起来。穿着睡衣趿着韩文清的拖鞋,顶着一头乱七八糟不知道是经历了台风还是海啸的头发啪叽坐在餐桌前,眯着没睡醒的眼睛开始吃豆浆油条。

有点凉了啊。

他嘟囔着嚼吧嚼吧咽下去。然后随便收拾两下就开了电脑。开始他从早上十点一直到凌晨三四点钟的荣耀之旅。

韩文清中午回来就又是叶修端端正正跟小学生一样在椅子里玩荣耀。脱了外套拿走他嘴里的正丝丝缕缕冒着气的烟。

“还抽?天天玩小心眼睛。”韩文清皱了皱眉毛,从抽屉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塞他嘴里,“拿糖替着吧。”

叶修没空看他,倒是嘴上依旧不饶他,叼着棒棒糖呜呜咽咽:“我说老韩别那么讲究嘛。诶我跟你说今天霸图收获不好哦。”

韩文清没搭茬,揉了揉眉心:“今天中午还想吃饭吗?”

叶修有点方,谁叫韩文清是厨娘:“吃吃吃啊。老韩我错了你做饭吧……”

韩文清很满意,虽然他看到围裙的时候脸还是不由自主的黑了一下。叶修前几天买的新围裙。粉粉嫩嫩猫形小厨娘样式的。

韩文清端上餐桌的两菜一汤很丰盛,都是叶修喜欢的菜式。还混进了一道Q市海鲜汤。

韩文清没叫叶修,走进书房拔了插销,就拽着叶修吃饭:“别玩了。吃饭。吃完再去。”

叶修内心戏可多,最后化作了一句无奈的叹息:“老韩你管的好严……你又不是张新杰……”

“老韩这什么海鲜啊……”

“蛤蜊。”

“不是花蛤(ga三声)吗?”

“好好吃饭。”

吃完就是韩文清收拾碗筷盘子,叶修瘫沙发上餍足的拍拍肚子,嚼上两个健胃消食片。偶尔在对方洗筷子的时候抽上两口烟,被韩文清发现后一顿好说教。

韩文清下午也是窝在家里的。俩人一人一台电脑,难得和谐。韩文清一边做着工作,一边监督叶修有没有抢霸图的boss。

睡觉韩文清是保持着十点准时。毕竟霸图工作的时间挺早的。

三四点钟韩文清醒了看见叶修在电脑前屏幕还亮着光,怕他看坏了眼睛,熬坏了身子。不由叶修说,关了电脑,揽着叶修就进了被子。

“睡觉吧。”

“老韩你不讲道理……我抢boss呢……”

“我说睡觉。”

“好好好。睡觉。”

【叶黄】官方搞事,最为致命

100粉点文来着。
这个小可爱要的唱见叶和舞见黄 @若说南城
一句话王喻

搞事的最高境界就是这俩大佬吧。

那天君莫笑和夜雨声烦两个大佬刷新了粉丝们的世界观。
啥?

他俩要合作?

官方确定了这次活动的真实性。

然后……

微博就炸了。

刷着微博却卡了手机的黄少天摸了摸鼻子,看了眼旁边的喻文州:“文州,君莫笑是不是那种特别厉害的唱见啊?我微博都被刷爆了。还有啊,他们都吐槽为什么我不跟你合作,所以你为什么要跟那个什么王不留行一起来啊?比我好吗?”

喻文州清了一下自己也快被刷爆的微博,特别有理有据地说:“那是因为王不留行是个唱见。我们打算合作一首歌的。君莫笑?是圈里很有名的大神。”

黄少天撇了下嘴,特别不满:“可是我跟他不熟啊。一点默契都没有诶!他还得来咱们这排练!真是麻烦死了。再说他那么大佬怎么还同意跟我合作啊。现在大佬都喜欢找小透明玩嘛?”

喻文州无奈的抬头笑笑,然后一边找合适的歌一边跟他说:“你还以为是几年前咱俩刚入驻b站呢?哪次你的视频里不是刷了满屏的‘腰玩年’之类的?”

黄少天绝望的倒下去,似乎是并不打算在十分钟后出门迎接某位唱见大爷:“文州州我不去了。你跟他熟你去呗。反正你也要去接那个什么王不留行,一起接回来算了。好不好?”

“不好。杰希他是另一个机场的。”

然后黄少天还是去了。漫不经心的举着张小纸条“君莫笑”。然后就低头刷微博,看着一群刷99的心里冷笑。

叶修一出门就瞅见那张纸条和金毛埋在帽子里的黄少天。

“知名舞见夜雨声烦大大,节奏大师玩得可还顺心?”他抻了抻黄少天用胳膊夹着的纸条。

“挺好的。我跟你说这玩意了。我手速倒还跟得上。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是夜雨声烦还有啊你别拽那纸条,我等着接人呢。说的就是你……诶你谁啊。”黄少天打出最后一个perfect,抬头一脸茫然。

叶修庆幸自己还有一只耳朵塞着耳机。在心里吐槽一下黄少天怎么这么毫无防备。然后用手点了点他胳膊上的纸条:“你等的夫君。”

“哦你就是那个该……厉害的君莫笑啊。咳,什么夫君啊我说。你是不是有妄想症啊喂。真是的。”黄少天嘴上从来不饶人,听见这么一句夫君更是炸毛,刚想说该死的君莫笑结果看对方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就把话收了回去。

叶修倒也知道他这破态度哪来的,好好盘算着让喻文州怎么补偿自己,他可是帮喻文州找来了王杰希呢……

叶修有点心疼自己的耳朵。

“啊对了去我们那排练可以吧?我听文州说你认识他啊?他还说中午请你去吃饭呢?诶你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没我告诉他啊。我们这好吃的可多了。叉烧包奶黄包水晶虾饺豉汁凤爪鸡蛋腊肠菠萝包老婆饼炒河粉……”黄少天掏出手机一边告诉喻文州他接到了。一边回头看了眼后面耷耷拉拉晃晃悠悠的叶修。

叶修一边左顾右盼,一边不在意的哼哼两声随便。

其实手底下已经告诉喻文州请他一顿好的了。

黄少天觉得答应叶修跟他合作真是个错误。叶修选的能累死他。

作为一个好舞见,他的职业素养告诉他一定要撑住。

叶修觉得这么排练下去也挺好的。至少比他在B市自个准备好多了。

黄少天的舞蹈很有感染力,饶是叶修都很喜欢看。动作做的洒脱好看,手长脚长的做起动作来总让他觉得很适合。像是以前,看到哪个舞见跳这些动作他都不会觉得有多好看。

或许也可以说,黄少天做什么动作他都很喜欢。

单单是黄少天这个人,他就很喜欢。

叶修跟喻文州这么说的时候,喻文州笑了笑,特别温(心)和(脏)。他说可以啊,那你们表演完你就表白呗。

叶修说我不敢啊,再被打一巴掌说是基佬多不好。

喻文州说你就大胆去吧,你看我都表白了你这么666的人他能讨厌吗?哦还有啊,那个少天已经是你的小迷弟了。应该没事吧。

叶修说行啊,你得帮我。不然我拉你下水,你也要完。

黄少天跳的累死累活下场正换衣服,叶修就进来了。作为一个混b站的人,他就是再直,思想也有点弯了。

叶修进门就倚着墙看他,也没说话,就看着黄少天脱外套。

黄少天耳尖红了红,没再往下脱:“不是我说你啊,老叶你在这干嘛。赶紧赶紧出去,我要换衣服了。不是你还想看怎么着?耍流氓啊我说你!赶紧赶紧的你出去啊倒是!”

叶修扬了杨眉无辜得很:“都是男人。你怕什么呢?怕我上了你啊?”

黄少天突然没理由了……

他轻咳一声转过身去继续脱。

叶修没动静。就那么看着黄少天脱,脱到就剩里面的T恤。

叶修也有点脸红。他觉得这么羞着也不行。

等他换好,叶修的手就搭上他的肩膀。

“诶我说,夜雨声烦大大身材很好嘛。”

“废话。我是靠身材吃饭的诶!不然能跳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动作吗?”

“嗯。可不嘛。有没有兴趣继续合作啊?”

“这次又合作什么啊?跟你合作我觉得我腰都疼!还有腿啊胳膊啊都疼。”

“嗯,这次合作,腰会很疼的。”